Image not found

汉代玉器的设计浑然天成的风格促进奠定古代玉器审美思想基础

汉代是我国玉器沿革中承上启下的关键时期,汉代玉器雄浑奔放、浑然天成的艺术风格和精细的设计模式使玉器发展达到了高潮。汉代是礼仪化玉器沿革的最高峰时期,也是后代生活化玉器萌芽的开始。汉代在玉器沿革中拥有里程碑节点的价值,分析该时代玉器的审美形式和风格,对于了解中国玉器的审美导向意义重大。

汉代在我国文化发展进程中地位超然,这是由于中华民族是在汉代开始萌芽并发展起来的,两汉时期经过四百年既形成了数量庞大的汉民族,又创造了汉族文化的良好发展环境。

汉代是中华民族亘古不变的辉煌记忆,汉代玉器所展示的思想特征和审美风格是中华文明中的精华。我将分析汉代玉器的审美形式、艺术风格,利用对汉代玉器艺术风格的分析,了解中华民族的思想本色。

玉料价值昂贵同时雕琢的过程经常受到自身规格、形状、成色等方面的束缚,如何最大化利用天然玉料是玉雕工艺设计时必须思考的问题。汉代玉工倾向于利用原有玉料的外形和材质。

尽量保留其自然的形态.根据玉石的外形拟形,让自然属性和后天工艺得到最大融合,.反映出根据玉石形态雕琢的特点,显示出玉石自然天成的出色品格。

汉代玉器十分关注对创作目标神态的掌握,关注目标内在思想气质的传递。善于根据人物、动物的精彩一瞬,通过简单的线条塑造外形着重反映人物、动物的神态,而不拘泥于细节方面的刻画。

在掌握事物外形的前提下,把所有关注力和想象力放到对其本质特征的描摹上。汉代玉器的创作都要求以形传神,以神态为引领。提炼客观目标的形态后进行加工重构,从全局着手摒除细枝末节,以更立体地反映事物的“神”。

装饰性纹饰属于辅助的纹饰,本身并没有任何具体的意象,无法独立存在只给玉器造型提供服务。其中以几何纹饰为主,几何纹饰具有简洁、理性的特征。

很多装饰纹饰使用阴线刻,布局和排列途径包括规则和不规则两种。规矩器型往往使用规则排列,而不规则排列就和造型关系不大。因此装饰纹饰自身并不具备任何内涵,不仅能为主体进行装饰,也能成为主体装饰的底纹。

结构性纹饰是能独立存在的完整物象,通过动物类纹饰为主。普遍的有龙纹、虎纹、凤纹、螭纹、鱼纹、兽面以及神话动物的形象等,基本能反映出其形象立体生动的特征。

对雕塑来说,形式和思想的张力,能让人产生亢奋感。如汉代的镂空雕虎形佩,根据玉料的长条形将其设计为背部拱起,颌足相接的老虎。无论是背部的轮廓、头角的塑造还是腿部弯曲的线条的设计,都让整个玉器充满了灵性。

和张力效应相对应的,还有玉器的动感。玉器作为雕塑即使是通过静态的形象呈现,但韵律感是玉器深化审美作用的关键要素。

艺术家关注作品的韵律感,玉雕创作者往往通过富有内涵和隐性动能的瞬间来制造运动感,让韵律感产生视觉张力。

体量感是展示、提高雕塑综合气势的必要途径,玉雕是雕塑的一种手段,在设计时肯定需要和雕塑一样关注体量感。

“体”是造型的外部条件,而“量”是通过体块所体现的规模、分量和气势决定的。体和量是彼此作用的,体量的高低是形成视觉张力、思想饱满的基础。

汉代时龙纹、螭纹、凤纹和云纹十分流行,具有极高的浪漫氛围和时代特点。这些纹饰被大规模地使用在玉器上,体现民众强烈的崇拜神仙及祈求平安的思想。

玉工针对玉器的外形来设计各种纹饰,且纹饰设置繁简合理。展示出装饰性和灵动飘逸的特征,在艺术风格中浪漫氛围极强。

从表面来看,“器以载道”的说法是介绍两者的联系,然而实际操作中民众往往更关注“道”的媒介。中国古代关注伦理道德和阶层地位,通过这样的手段来控制民众的思想。

对人进行等级划分这些也是制造器物的实际目标。这种思想在封建社会十分盛行,即使器和经济生活联系紧密。然而漠视器而关注道的思想让器物在制造时过于理性,没有任何思想与其结合,显得过于冰冷。

道器平衡的哲学思想既需要器物反映出浓郁的文化内涵,还需要拥有审美风格,也就是利用审美模式传递出更多的意趣和内涵。

这是由于艺术既是我们思想情感的一种反映,还是我们内在生命的实际反映。汉代玉器就是道和器实现均衡发展的产物,这也是审美产生的价值。在不同年代的道的内涵由于时代的沿革。

其价值出现转化和消融时,玉器的审美内涵并不会消融。其穿越时空的界限为民众反映出无法言喻的审美感受,这也是精致的玉器亘古不变、散发永恒魅力的原因。

审美层面对汉代玉器进行分析是一种全新的尝试,美学观点的分析为该课题提供了全新的发展见解,也提高了分析的难度。

理论建构必须在对整个时代的文化环境和礼仪制度、风俗、社会思想,进行深入分析的条件下进行。而对汉代玉器审美模式和艺术风格的分析,还需要借助未来学者们不断进行深入研究的成功帮助,来促进汉代美学观念在世界发扬光大。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