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t found

富坚义博的推特账号变成了互联网文化卢浮宫

作为推特上目前粉丝数最多的漫画家账号,富坚义博和他的粉丝们就这样在这里各干各的,倒也像是这位特立独行的漫画家会采用的运营方式。

在开通推特账号后的一个月里,富坚义博每天都会上传一张照片,更新自己绘制《全职猎人》漫画原稿的进度。

尽管这些照片拍摄的绝大多数都是潦草的画稿边角,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每条推特都能在短短一天时间里获得数十万点赞。

不同于大部分创作者的社交账号会与关注者进行一些互动与交流,富坚义博的账号自开设以来,除了每天发上一张照片更新绘画进度以外几乎不多说一句话,堪称“富坚义博Bot”。

通常而言,这样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社交账号用不了多久就会让人们失去新鲜感,逐渐被冷落。但在富坚义博开设推特账号的时候,距离《全职猎人》上一次更新连载已经过去三年多时间,而如今读者们终于找到了机会来表现自己“早已经憋疯了”。

每当富坚义博发出新照片,就会有人试图解读出其中所包含的剧情信息,而其中不少已经到了堪称看破“幻术”的地步,正如许多人声称自己在下面这张图中见到了西索的身影:

甚至还有人附和说自己其实在前一天的画稿照片中就已经找到了西索留下的痕迹,并补全了他所看到的画面。

一个月过去,富坚义博的推特评论区不仅发展成了《全职猎人》粉丝们的团建基地,甚至有着发展为“抽象博物馆”的趋势。

归根结底,富坚义博的这个账号在登场之初就显得有些特殊。在5月24日这个普通的日子里,它顶着“富坚义博”的名头没来由地出现,发了一张莫名其妙的原稿照片,又留下一句没头没脑的“总之还有4话”。

这个账号甚至ID用的都是默认乱码,完全看不出通常的“官方入驻”痕迹。但光是凭着“《全职猎人》可能要恢复连载”的话题噱头,这个不知真假的账号就在转眼间受到了推特上各类资讯号的瞩目,进一步引发了讨论。

直到《一拳超人》的作者村田雄介转发这条推特并表示“据悉这个账号是本人”,紧接着集英社也给出同样的认证之后,关于账号真假的争议才算是告一段落,而此时账号的关注数已经接近百万。

但富坚义博本人却好像所有的争议都与自己无关一般,账号在发出那条推特后的一天时间里都毫无动静,直到第二天又若无其事地放出了第二张画稿,只是所包含的内容要比第一天丰富了些。

粉丝们的“病情”也随之迎来了新的发展:一开始还有人一本正经地分析图中是什么场景,脑补其联系的过往哪段剧情,但大伙很快就意识到“对着一张草稿图大做分析”这件事本身就有够荒诞,各类梗图应运而生。

对于当下的《全职猎人》粉丝而言,也没有比观摩富坚推特的草稿图更牵动人心的事了;

而富坚的账号Un4v5s8bgsVk9Xp(注册时默认生成的乱码),已经成为了《全职猎人》粉丝之间的接头暗号,也是富坚义博的新代号。

这些梗图来自于诸多不同语言的用户,在《全职猎人》之外混杂了各类亚文化,有时甚至令人怀疑富坚义博自己能不能理解这些内容。

尽管语言不通,但显然没有多少人真的把富坚发布的内容当一回事,或者说这些内容本身远比上“《全职猎人》有望复刊”这件事本身令人兴奋,大家伙儿们只是找个地方一块儿“发癫”。

富坚再度出现在大家视野里,也让人们想起了一些每天记录“《猎人》今天复刊了没”或是曾许下“《猎人》不复刊就不剪头发”之类诺言的人们。

油管上一名叫作“樽江突击”的主播就曾发愿,只要《全职猎人》还没复刊,他就每天效仿作品中的尼特罗会长,每天挥出一千记“感谢之正拳”,他为此进行的直播已经从2020年1月持续至今。

当年第一次开播时,“樽江突击”为表庆祝,花了2个半小时打了足足一万拳,打到后来连手臂都举不起来,只能敷衍地完成了指标。

而时隔2年,在富坚开通推特的那一天,“樽江突击”也再次挑战了一万拳——他的练功服早已破烂,但他挥出的拳头也比当年有力的多。而且这一次他不再以数量为标准,而是决定扎扎实实地打出一万拳,除了吃饭上厕所之外,他花了足足十个小时才打完了这一万拳。

这一次直播的观看人数也远超以往,人们前来恭喜他不仅达成所愿,还练就了体魄。

然而第二天,“樽江突击”依然照常直播着每天的一千记“感谢正拳”,大家也意识到虽然富坚开通了社交账号直播原稿进度,但《全职猎人》究竟要休刊到何时依旧遥遥无期、没个准数。

对于不太关注漫画的人而言,富坚义博的“休刊梗”甚至比他本人的作品一样知名。

有人统计了《全职猎人》在《周刊少年JUMP》上的连载记录,可以说从2006年开始,《全职猎人》就不再有一般意义上的“正常连载”——富坚义博大概每年只会画上个一卷单行本分量的漫画,之后便从杂志上人间蒸发,没人知道他下次出现会是什么时候。

而与断断续续的连载相对,即便是在每年屈指可数的连载话数里,读者们等来的也并不都是丰富的画面与剧情,反倒时常是些潦草的简笔画,让人怀疑富坚义博实际只花了几分钟来绘制这些漫画,

在2011年的时候,富坚义博终于为占了此前漫画近一半篇幅的“蚂蚁篇”画下了句点,但就是在这一篇章的尾声,他带来了震撼读者心灵的“九连黑”场景——长达九页画面只有全黑的背景与台词。

这一幕在日后几乎成为了《全职猎人》独特表现力的最常用例证,被认为是仅限于漫画可以表达的意境。但在连载当时,这一做法还是引发了诸多争议,许多读者很难接受自己苦等而来的是几个对话框气泡,觉得这又是富坚想出来偷懒骗稿费的滑头诡计。

而另一方面,富坚义博又时常被粉丝们挖掘出一些生活动态,例如早年在“垃圾堆”中也能坚持打游戏;

而最知名的轶事自然是要数富坚曾主办过“富坚杯(とがし杯)”麻将赛,并会为获胜者绘制签名板色纸。此事被曝出时恰逢《全职猎人》休刊,因此便有了富坚所谓“外出取材”其实是腾空去打麻将的说法。这之后“富坚杯”是否还有举办早已不得而知,但富坚义博沉迷麻将无心画画的梗却流传至今。

所谓“爱之深责之切”,读者们积攒的不满情绪最终发展为对于富坚义博的揶揄,在中文环境里就主要表现为用“老贼”“富奸”来称呼他。

正如现今富坚义博推特下“群魔乱舞”的评论区一样,这些梗起初也都是富坚义博的粉丝们自己刷得起劲,毕竟只有粉丝们才会挖掘着漫画家的私生活,把他们工作之外的日常搬运到台前来。

粉丝们骂得虽狠,其中倒未必包含多少恶意,也没有人否认其作品中所展现的才华,争论的焦点无非是富坚究竟有没有拿出全力来绘制这部作品,要是他更努力一些的话大家原本是不是有机会看见更加精彩的作品。

但久而久之,随着富坚每一次休刊复刊都能成为行业内的大新闻,“懒散”“贪玩”“无责任心”还是成为了贴在他身上的标签,此时便又轮到了漫画的读者们去为其澄清。

就像如今开通了社交账号却对来留言的粉丝们视而不见,只像个机器人一样自顾自发推,富坚义博在过去也很少对自己引发的争议进行回应,除了抱怨自己的腰痛症状。

依照其过去助手的说法,富坚义博早在连载《幽游白书》时期就已经深受腰痛困扰,经常趴在地上作画来缓解不适。

而就在前两天,有人在推特上泄露了富坚为10月份的画展所准备的致读者信,其中提到自己这两年已经无法再坐在椅子上正常作画的了,甚至上完厕所都无法自主擦,每次都不得不洗个澡。但所幸他开发出了新的绘画姿势,所以勉强还能继续连载。

在开始抱怨腰痛症之前,他也在信中自嘲到“我寻思你们大概在想:你赶紧接着画就得了”,可见富坚义博对于外界加于自身的风评并非毫不在意。只是相比于“麻将梗”,身患脊椎病这种几乎称得上漫画家职业病的事情几乎连新闻都算不上,自然不会得到多少传播。

只是在这封信泄露之后,回头再看富坚已经坚持更新了一个月的画稿推文便也多少有了些悲壮的色彩。之前还有人制作了梗图来想象富坚义博拍摄这些原稿照片时的样子,现在则有人回复说:“富坚摆不出这样的姿势”。

关于这个推特账号,起初还有不少人推测是JUMP编辑部想出来的点子,无非是为连载复刊而造势,但不论是账号出现时编辑部后知后觉的回应方式,还是如今依然望不到复刊希望的推文内容,都更让人相信这个账号的出现是富坚义博的个人行为。而这比起常规的社交账号,也更像是富坚为了给自己打气、让大家监督自己而想出来的点子。

有不少人将这封信翻译成各种语言发到富坚推特的评论区里,希望更多人了解到他勤奋的一面,也有人绘制漫画或是制作新的MEME图向富坚表达感谢,为他加油打气,甚至有人请求他好好休息,不要再消耗自己的健康来作画了。

但富坚的推特账号对于这一切依旧表现得事不关己,只是如常上传线稿照片,他的评论区则依旧是被大量的梗图所淹没。

也就是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一度陷入了创作瓶颈的富坚义博评论区居民们又发明了新玩具。此前由于许多人只会每天复读现成的梗图,造成评论区同质化严重,一些人便主动将自己发的梗图设置成“敏感内容”,需要点击方可看到。

但就结果而言,这样的设置反而激发了人们点击的欲望,导致评论区的热评全是敏感内容,人们兴冲冲地点进去却发现是早已看厌了的旧梗。于是新一类梗图随之诞生,那就是“憋标记你那敏感内容了”。

这些梗图依旧大多以《全职猎人》或是《幽游白书》的画面作为素材,却又好像和这些作品以及富坚义博本人都没有多大关系。

作为推特上目前粉丝数最多的漫画家账号,富坚义博和他的粉丝们就这样在这里各干各的,倒也像是这位特立独行的漫画家会采用的运营方式。

富坚义博因“休刊梗”而饱受争议,但对于更多漫画家而言,这样的“风评被害”反倒是人气画家的一种特权。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因种种原因而“休刊”只能意味着逐渐被人遗忘,其中因病导致的无奈停刊更是数不胜数。

《武器种族传说》的作者冬马由美因青光眼发作致使作品自2015年开始无限期停载;

负责《火星异种》剧本的贵家悠身陷疾病,作品反复休刊,最终合作的画师加入了其他作品……

这些作者和他们的代表作都一度小有名气,被改编为动画游戏或是真人电影,对于他们个人而言是无可取代的生涯作品,但对于行业而言却并非不可替代的商业产品,并不能因此得到什么额外的特权。即便风头正盛,一旦因病停刊就不可避免会人气下滑,逐渐从人们眼前消失,就连那些最忠实的粉丝也会在漫漫无期的等待中转向绝望,背身离去。

漫画家会因作品受到关注收获粉丝,会由此得到追捧,也会因此遭到攻讦,甚至读者粉丝群体彼此之间还会互相攻击,能为某位作者究竟是否敬业是否有才华而吵得不可开交。

鱼丰凭借着《地-关于地球的运动》获得了手冢治虫文化赏的漫画大家,他也是目前获得该奖项的最年轻的漫画家。而在获奖感言中提及自己的创作动机时他说到:

“或许有九成确实是为了获取他人的赞许,但剩下的一成,是我想要描绘出自己内心的话语和能打动自己的画面。”

标签: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