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t found

香港回归25周年25座建筑看城市变迁

近日,恰逢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开放,而在香港的城市街头,还有更多的建筑存在于时间长河中。从鳞次栉比的住宅楼与街头巷尾的唐楼,到贝聿铭设计的中银大厦与福斯特建筑事务所的香港国际机场,这些大大小小的建筑构成了一座城市的历史。本文便通过25个建筑项目,以时间为序,从建筑视角呈现20世纪10年代以来,香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香港的建筑天生有一种公共性,“公共性”是本地生活有机的一部分。公共机构的建筑在城市的品质方面,佔据着中心、微妙和决定性的作用。在同一本书中,吴享洪解释了香港公共建筑背后的独特原因。在拥挤的城市中,市民渴望好的公共空间。公共空间和建筑,成了城市生活的一部分。这也相当程度上促使建筑师和设计师在城市规划和房屋设计过程中需要去思考如何有效的利用空间。公共建筑于是成了多用途、多价值和多层次的作品。混合用途的环境提高了空间的有效性和灵活性,优化了一年和一天不同时段的用途。

二战以后,香港公营房屋、公共建筑,多是由当时工务署内政府建筑师设计或监造。建筑上的现代主义以“粗野主义”等形式出现,以适应当时的经济环境。而香港的公共建筑,讲究坚固、机器般的效率和机器美学,正与当时流行的现代主义风格不谋而合。工务署于1982年解散。1986年,政府成立建筑署,它是负责设计、监造和维修公共建筑的政府部门,有专属的建筑师、工程师和测量师。本地专业人士日渐增多,他们以自己对本地生活方式的理解,来设计各种服务于大众的工程项目。

1970年代以后,香港大学建筑系的早期毕业生多已进入成熟时期。负笈海外的本地学子也逐渐返回香港参与建设。而香港的经济持续活跃,建设活动频繁,为新进入的设计力量提供大量培训和实践的机会。在回归祖国前的最后几十年,香港建设的主要投资者是本地华人,社会上的寻根和本土意识高涨。这也促使建筑师思索香港问题、面对本地条件、创造真正属于香港的建筑。在建设热潮中,涌现出一些突出的个人和事务所。部分由于战后的艰苦条件和昂贵地价,香港的建筑师普遍拥抱现代主义原则。他们的设计造就了香港建筑的一般面貌:实用、经济、简洁,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愉悦的。

1990年代,全球化的理论响彻世界,香港跃升为亚洲的国际都市。全球化是跨国商业引领,是经济发展的必然方向。中环、湾仔的大型建筑,就是这个转变过程的实体象征。从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10年代,香港仍进行了一些大型及许多见缝插针的建设,完善了香港的基建设施。

香港大学本部大楼建于1912年,是校园内最古老的建筑,为香港大学的设立定下基础。建筑整体比例匀称、布局工整,有着典型的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形式。大楼由多条古典的爱奥尼式花岗石石柱支撑,以钟楼为中心,两边各建两座角楼。

设计采用新古典主义派的建筑风格,地面以爱奥尼亚式石柱环抱。最具特色的是中央部分的三角形山墙,山墙顶部矗立着一座希腊泰米斯女神蒙眼雕像,用以代表公义。建筑在1985至2011年期间供立法会(1997年7月以前称为立法局)使用。经修缮后,大楼自2015年开始由香港终审法院使用。

旧大埔墟火车站建成于1913年,不同于过往九广铁路沿线的其他火车站的西式建筑风格,大埔墟火车站的立面、屋顶及装饰等均具中国建筑特色,内部则按火车站运作需要而设计。该项目在1984年列为古迹,经全面修复后,现用作香港铁路博物馆。

坐标:湾仔石水渠街72、72A、74、74A号(蓝屋)/庆云街2、4、6、8号(黄屋)/景星街8号(橙屋)

蓝屋建筑群由一组旧式住宅建筑组成,包括建于1920年代的蓝屋和黄屋,以及建于1950年代的橙屋。其中蓝屋被香港政府列为“一级历史建筑”,它具有典型的岭南建筑特征,是少数还有凸阳台的唐楼。

益昌大厦由五栋极其密集的住宅楼组成(海景楼、福昌楼、海山楼、益发大厦和益昌大厦),于1960年代兴建,底层是商业空间,楼上是公寓。密集、拥挤是这里的标志性特征,向人们展现出旧香港的生活。

大会堂建于1962年,是香港少有且重要的现代主义建筑之一。同时,它也是首个向香港所有市民开放的多用途文娱中心,自开幕以来一直是举行多项重大历史事件的场地,见证了香港的艺术及文化发展。

由于没有内柱,整个办公区域被设计成了无遮拦的开放式办公区,这在当时世界上尚属首创。参考香港本地气候而设置的大面积的玻璃幕墙,配合巨大的中庭,给办公区域带来了舒适的采光。

两座塔楼都是六角形的平面布局,一座高36层,另一座高40层。外立面被分为三段,形成凹凸的视觉效果。这种与众不同立面形式,让人联想到在爬树的考拉。裙楼部分则包括银行、零售店铺、酒楼及电话机楼等空间。

其建筑特点是将中国的传统建筑意念和现代的先进建筑科技结合起来。建筑整体由四个不同高度的三角棱柱组成,在阳光的照射下,能呈现出不同的色彩。

虽然项目分阶段设计和建造,四栋高楼各具风格,但又展现出统一的建筑语言,例如幕墙系统、金属挂板等元素的色彩协调,使整体性得以保留。

Y形的设计,使机场整体线条流畅,交通流线简单。同时,行李运送、配套服务设施和技术设备均布置在旅客大厅下方,也更便于旅客出行。轻质屋顶的设计,平静又不失韵律感,为室内提供了充足的自然光。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户,也允许旅客欣赏到周边的景观。

设计:佩里·克拉克·佩里建筑师事务所、许李严建筑师事务有限公司(本地合作单位),2004

建筑形式呈锥形,由下至上逐渐变细,仿佛在垂直向上攀升。办公区域设计为开放式布局,外立面的玻璃幕墙,允许室内的人们在各个角度都能欣赏到港口和周边城市的壮丽景色。

项目还将市内分散的绿化空间连接,包括香港公园、夏悫花园,以及将来的海滨长廊。立法会综合大楼和行政长官办公室分别竖立在两旁,与政府总部大楼的东座及西座并排,分立在市政公园两侧,眺望广阔的维港。

设计核心在于位于旧机场跑道尽头的天台公园。这个公园建于码头平台顶层,占地2.3万平方米,可以看到维多利亚港湾全景。同时,可持续设计也贯穿整个项目,包括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以及利用回收的雨水进行冷却等。

室内外庭院为学校师生提供了非正式的交流活动场所,可以灵活使用。大楼延伸至校园中心,很好地促进了各院系之间开展跨学科合作,并加强了与社区、政府、工业、民间组织和学术界的交流。

大厅的内部仿佛一片森林,倾斜的钢柱支撑着巨大的仿佛悬浮在空中的屋顶,架置4千块玻璃面板,将自然光引入室内,允许旅客甚至从车站的下层也可以看到外面的城市景色。

旅客清关大楼的低层接收来自澳门和珠海需要办理入境和清关手续的旅客,而高层用于处理香港出境旅客。波浪状屋顶的方向性线条强化了设施中简洁、清晰的动线,提高可识别性并提供路线指引。

改造和激活遗址的关键策略之一,就是在建筑群中注入新的艺术文化活力。两个新的建筑体量悬挑于周围的花岗岩墙体上,对现有空间结构谨慎介入,但同时保有自身特色。

整体建筑设计糅合传统与现代元素,借用中国传统建筑 “亭” 的概念,四面开通入口,广纳各方观众入场;建筑幕墙如同舞台帷幕,包裹着悬浮于30米高处的大剧场及地面宽阔的中庭空间。

中庭是24小时开放的公共场所,以现代空间承载传统艺术,让看戏或不看戏的民众都有机会感受建筑的魅力

原始建筑的立方体形式得到强调,并通过新置入的玻璃体块与周围环境相连。主入口上方设置了一个新的悬停天篷,并作为延伸部分设置了两层凹进的楼层。原本内向的旧建筑许多早期添加物被拆除,在西侧和南侧建造了延伸穿过几层楼的带框玻璃外墙,向访客开放港口和公共空间的景色。

在室内,KPF与多名国际建筑师、设计师和艺术家合作设计,以独一无二的空间融汇创意、文化和创新精神,以不同的启迪方式开启社会和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

设计:赫尔佐格与德梅隆、TFP Farrells(本地合作单位)、Arup(工程咨询单位),2021

建筑师将地下楼层和地面打通,为访客提供了一个跨楼层的开放区域。三层高的天顶让人可以从不同的观测点欣赏展品。极具质感的清水混凝土和外露的承重结构,亦使大楼保持其工业风格。

建筑展示了对传统美学的全新阐释,其灵感来自传统建筑、艺术与香港城市景观这三大元素。博物馆三个中庭空间的设计,参照紫禁城中轴水平递进的空间布局,博物馆中庭的空间垂直递进,将不同楼连成一体。参观者在中庭,可以享受博物馆入口广场、香港岛天际线及大屿山的景观,体会大楼与周边风光的和谐之美。

演艺综合剧场位于香港西九文化区,是一个表演和社交聚会的综合空间。这个面积达40公顷的海滨文化区,将开放的公共空间与多元丰富的文化场所结合在一起,创造出香港充满活力的文化场所,让不同的艺术领域互动、协作、创新、共同发展。

本项目位于香港中央商务区的心脏地带,原址为一个多层停车场。项目高36层,将在遮打花园(Chater Garden)附近创造一个城市绿洲,从这里步行即可到达中环地铁站和金钟地铁站。外观的设计则重新诠释了即将绽放的紫荆花花蕾的结构形式和层次感。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