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t found

书店最早见“年味儿”

如今,文化繁荣,商品繁多,加上各种名目的长短假日,人们对春节已少了往日的情怀。但在三十余年前,每当进了腊月,尤其是过了腊八之后,天津人便开始“忙年”了。家里家外,议论最多的话题是“过年”;大街小巷,男女老少一齐忙活的是“年货”。而在诸多“年货”中,最早登场的,便是年画。当年只要看到新华书店挂出了年画,人们便知道,春节已经悄然将至了。那时的天津,新华书店遍布城乡,腊八前后,各种图书便已退居幕后,各式各样色彩鲜艳充满喜庆的年画,则带着号码挂满了店堂,在向人们预报春消息的同时,也为整个城市提前营造了红红火火的“年味儿”。

至今难忘,当时最祥和的百姓采购场景,莫过于全家出动,在书店里边抬头观望边私语商议着购买年画了。传统杨柳青年画及戏出年画吸引着大爷大娘;中年人青睐的是改良后的新年画;青年人更喜欢电影连环年画和明星时装照;而造型各异的卡通画则是孩子们的最爱。书店营业员也是训练有素,每当有人选中了某张挂样,就会按照号码从柜台里捧出一沓此种年画,左手一翻一抖,年画便如折扇般错开,右手顺势一点,要几张就是几张。等您全部选完,抓张印着书店广告的包装纸与数张年画随手一卷,再套上特制纸环儿,您就在他们的笑脸中交钱离去。出了书店,人们手举犹如金箍棒般的年画卷,顺路再采买些大包小包的腊味食品及空竹、水仙、蜡梅等“年货”,城市就这样被祥和的喜庆和浓浓的“年味儿”充盈了。

其实,极具“年味儿”的年画出版与发行,在天津有着悠久的历史。不但早年间的杨柳青木版年画与津味石印年画曾在全国销售独占鳌头,而且新中国成立后,天津也是国内年画出版与发行的主要基地。1982年底,我曾在《天津书讯》报上,编发过一篇老出版人、津门年画专家张道梁先生谈天津年画的文章。其在文中写道:“1950年,由天津美协和大众书店联合组织了一个‘天津新年画出版社’,组织天津及一部分华北地区美术工作者创作了新题材的年画43种,出版了153万张。”1951年,“‘天津新年画出版社’扩大组织为公私合营的‘华北画业联合出版社’,吸收了天津市所有私营年画出版业,由华北各省市文联供稿出版新年画。在品种、数量和质量上,比头一年都有很大增长和提高。1952年,‘华北画业联合出版社’结束,私营画业另组‘联合画社’”。1954年,有关部门在吸收“联合画社”人员的基础上,组建天津美术出版社(后改为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当年就出版年画225万张”。

而在张老撰写此文的1982年底,仅天津人美社的年画印数就已近5000万张,发行量居全国同行业第二。如果再加上天津杨柳青画社印行的2000余万张,当年天津印制的年画已高达7000余万张,是名副其实的全国年画出版发行业的龙头老大。正是在此基础上,1983年4月,由天津市新华书店和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天津杨柳青画社联合承办的“全国年画工作座谈会”和部分年画编辑、作者座谈会在津召开了。当时全国28个省级新华书店、3个发行所、22家美术出版社的代表及部分年画作者、编辑,共二百多人出席了会议。我当时作为报纸记者,不但受邀参加了座谈会,而且还现场采访了参会的华君武、彦涵、秦征等著名画家。记得就在这次会议的餐桌上,我曾向张道梁先生提问,为什么年画非要在新华书店卖?张老讲,民国年间卖年画,多是由买卖人从画庄趸来后,或沿街吆喝售卖,或找一空地,拴根绳子挂起来任人挑选。当年娘娘宫门前的宫南宫北大街,此类买卖最盛。此外,那时的百货店、南纸店、文具店、书局书肆也兼卖年画。新华书店独家专营年画,是在1949年之后。那时各地的年画统一由出版社出版,而出版社对口的发行单位,便是新华书店。于是新华书店卖年画,便成了惯例。

然而这些亲见亲闻转瞬便都成了往事。近年来,随着社会发展和审美情趣的变化,年画已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书店里再也见不到年画的踪影。但当年新华书店被年画所充溢的浓浓“年味儿”,以及年画在当年所营造出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的红火氛围,人们是会长久追忆的。

倪斯霆先生的系列文章“书香往事”至此刊发完毕。下期开始刊发系列文章“天津工业史话”。──编者

标签: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